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分手女友琪琪的性舞华尔兹】(01-03)【作者:小鸡汤】
【分手女友琪琪的性舞华尔兹】(01-03)【作者:小鸡汤】
字数:74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阿俊,我们分手吧。」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从琪琪口中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还是一瞬间被抽走血液的有种缺氧的眩晕。

  「对呢,这种年纪谈恋爱还是不好的,学业要紧,哈哈。」

  我尽力保存镇定,希望在跟初恋女友最后一刻前留下良好印象。

  从此,我在琪琪心中就只是一个回忆,我没有问她算不算是美好回忆,但在我而言,这段感情肯定是人生最值得回忆的一段日子。

  我是陈子俊,今年十八岁,中六学生,琪琪是我的同校不同班的女友,应该说是前女友。

  我们在九个月前分了手。

  与琪琪认识是在两年前校际运动会。身为风纪之一的我当日是负责维持秩序,那时因为一项接力赛跑的名次出现争执,观众席两班同学互不相让,先是口角,继而动武。

  「全部停手!否则记大过!」老师声嘶力竭制止,但事出突然,加上年轻人较易冲动,这场拳头架还是一发不可收拾。

  在学校搞事是一件坏事,但我必须要感谢这几位言语挑衅的男同学,因为他们的无私牺牲,我认识了并不同班的琪琪。

  「你没有事吗?」琪琪见我嘴角流血,关心地递给我一片纸巾。

  身为风纪,这种情况帮忙制止是很合理的事;场内乱斗,混乱中伤及无辜亦是很合理的事。

  「对不起,是我班搞砸了运动会…」琪琪脸带抱歉低着头,我说这根本不是她的责任,琪琪摇头说:「我是副班长,也有责任的。」

  我没好气说:「如果这样说,那校长、训导主任、班主任全部都有责任,一起引疚辞职好了。」

  琪琪「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从来是个不懂得逗女生的闷蛋,这可能还是第一次令女孩子发笑。

  对琪琪的第一印像是很乖、笑容很甜,眼睛很大,头发刚好碰到肩膀,皮肤细嫩,中等身材。

  有了面识,在操场碰上就自然会闲聊两句。每天两句,一个月就是几十句,一段感情便是这样开始,普通同学,很自然变成情侣。

  每位父母都说中学生不应谈恋爱,现实是每个拍拖的中学生都有做爱,我和琪琪也没例外。

  「阿俊…」

  「琪琪…」

  初夜是美妙的,纵使实际做,才会发觉A片中那些五花百门的姿势原来并不舒服,但对一对小情侣来说,已经十分满足。

  「痛吗?」

  「还好…」

  抹着女友眼角的泪,我发誓要跟她一生一世。但每个人都知道,高中生的恋爱,根本是很难一生一世。

  和琪琪交往十个月后,我们分手了。没什么吵架,也没什么理由,当两个心智仍未成熟的男和女走在一起,热情过后发觉原来大家性格有很多分歧,而我们的爱情也没伟大到愿意包容对方的一切。青春期过剩的精力和好奇心,令我在沉迷在各种运动和电脑游戏上,冷落了琪琪,结果走上分手一途。

  她可以说我不理她,我也可以说她太小器。

  这是很普遍的一件事,感情逐渐冷淡,然后自然消灭是学生爱恋最流行的分手方法,那些什么三角关系、横刀夺爱只是电视剧情。

  我和琪琪分手了,那段时间很失落,但谈不上很伤心,也许少年人根本还不知道什么是愁滋味。

  只是每个晚上,我都会想起这个曾令我快乐的女友。她的笑,她的泪,和她说分手时那个咬着唇的表情,我是从不会忘记。

  后来我没有再认识女友,以我所知琪琪也没有,大家间中有留意对方,但没有联络。这是少年人可笑的面子,有时候会想如果上前一步,道个歉,也许我们已经复合了。

  我想我其实不是那么爱琪琪。

  高中生会说一生只爱一人,不就傻瓜,不就小说家。

  是完全分手了,在操场再没碰上过琪琪,因为我在避她,她亦在避我。
  然后来到高中三年结束,亦是中学的最后一年,要毕业了,我和琪琪连最后一个可能会连上的交接点也没有了。

  再见吧,我的初恋女友,曾经是属于我的琪琪。

  那是毕业后暑假的事,一群损友跟我说办个毕业聚会,在大家各散西东前作最后惜别。这当然是男同学的提议,女孩子是一种感性动物,这种带点伤感的日子是讨她们便宜的最好时机。

  「说不定可以上。」损友们磨拳擦掌,我当然不相信有这种好事,但和琪琪分手已经有九个月的时候,我十分怀念抱着女孩子温暖身体的感觉。

  我承认男生是一种低等生物,精虫上脑时是可以不怎么挑对手。

  结果损友们真的办成了毕业聚会,而且更邀得其他班的女生,他在我耳边说:「这其实是个性交大会。」

  我是很期待的,女孩子是一种不容易张腿的生物,但只要懂得把握时机,有时候是意外地比想象中容易上到。

  而且损友更跟我说,娜娜已经答应参加。

  「娜娜?是C班那个娜娜?」我对损友那比预计中更有能的集客力表示赞赏。
  C班的娜娜,谁也知道她是学校里的一代淫娃,听说曾跟D班的男同学当众表演3P。对大部份连真人3P也没曾看过的人来说,高中生的3P,简直有如银河系的最远星云一样遥不可及。

  「男生每人入场费800,包酒水、套子和全新毛巾,名额六个,女生免费,名额不限。」损友在高中的年纪已经有商业头脑。当然谁也知道,800可以跟毕业的女同学上床,其实很便宜。

  「阿俊你来吗?」

  「当然!」

  没有一个具有性能力的男同学会拒绝这种有意义的毕业聚会,没有一个会愿意拒绝。

  当然这时候我没有想象,将会在聚会上碰到我的前度女友。

                (2)

  性交大会,应该是毕业聚会定在损友阿义家的日式居酒屋举办,他家里的店要进行装修工程停业两星期,正好为我们提供了最理想的会场。喜欢群交的可以在大厅,想有点私人空间的可以去包厢,各适其适,任君选择。

  「会有烧烤供应,但不包含在入场费里。」

  毕业聚会当然要有茶点,边吃边说点荤笑话,喝几口清酒,大家便可以做爱做的事。

  「阿俊,明天晚上七点开会。」发起人之一的阿忠召集参加者,为了要令女同学顺利上钓,我们必须要制定一些节目,让她们在不知不觉间主动张腿,要知道事后争议,吃亏的必然是男生。

  参加的六位男同学全部到场,就是连班务会议也没那么齐心。

  五位损友分是阿忠、阿信、阿仁、阿义和阿勇。全部都是很正气的名字,可以看到父母对儿子的寄望。但可惜要老人家们失望了,因为他们礼义廉兼备,就是无耻。

  我没资格说损友,我跟他们是同类,都是败类。

  我们很认真地研究节目,甚至制定了流程表,我想如果考试时大家有这么用功,这年的毕业典礼大家应该站在台上拿奖状。

  节目很丰富,真心话大冒险、国王游戏、看图猜文字,总之所有可以讨女生便宜的都共冶一炉,而且由浅入深,确保女同学们在不知不觉间张了大腿也不自知。

  「真心话大冒险的题目是发表性经验!」

  「国王游戏是替指定对手口交!」

  「看图猜文字是猜男人身上七寸以上的器官!」

  当然我们的最大皇牌是娜娜,女人都是羊群心理,只要这3P女皇第一个下场,其余的看到淫戏自然面红耳热,意乱情迷,欲火难耐,最后失身。

  「女生现在有多少答应参加了?」订好流程,最重要的还是女主角,阿忠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才两个。」

  我们五个男生互相对望,如果再找不到就大家都要玩三皇一后了。

  「继续找,不要气馁。」阿勇安慰大家。

  然而我们虽然好色,但还是有一条底线,参加的女同学必须是非处女,这只是一晚的偷欢,没打算害人在清醒后羞愤自尽。

  「加油吧,召集人。」离开前大家叮嘱阿忠,实际是给他压力。

  幸运地,在毕业聚会前的三天,阿忠忽然说齐了人,我们惊奇他怎可以突然做到,他说是多得她的女友拉了几个感情要好的女生来参加。

  「连女友也奉献出来,阿忠你果然伟大。」

  「没办法,大家到时不要玩太过份就好了。」

  「怎样才算不玩太过份?」

  「最多两个一起上,不要超过这个数目。」

  看到阿忠竖起两根手指,我但愿一生也不要生女儿,辛辛苦苦养育成人,结果白送给色狼玩。

  连最大的问题也解决了,我们兴致勃勃,是勃起的勃。

  为了迎接性战,这三天我连一发手枪也没打,这是自懂得射精以来首次没有进行的「每日一课」。

  终于到了期待又期待的那一天,约好在傍晚六点、装修师父们下班后集合,但因为太兴奋,几个男生在五点已经到齐。

  「现在知道的有娜娜和章章,再加上阿忠女友真真,其余三个不知道是谁呢。」阿仁难掩雀跃神色,阿义妙上天开的说:「如果校花家侨也来便好了。」

  大家一同摇头,这无疑是有点过份的要求,我们不敢想太多,B班的几位小花宝环、月儿和唯唯其中一个出现,已经算赢。

  退到最后一步,甚至只要是女的就随便一个都可以,大不了黑布蒙头。十八岁的年纪,我们有信心任何一个异性对手都可以顺利勃起。没有人会否认高中时代是一个无时无刻都勃起的年纪,有时甚至看历史和数学,下体都会莫名其妙地充血。

  「还有十分钟,太期待了。」

  阿忠准备了五盒十二个装的套子,是有点多,我亦不相信每位男生每人可以响十炮,但有备无患,这种东西还是宁多莫少。说不定大家玩得高兴,不愿回家也不一定没可能。

  那好比迎接初恋的心跳,令我们几个纯真的男生情绪高涨,终于挂上「装修停业」牌的木门响起敲声,我们知道女主角到了!

  「我去开门!」阿义最激动,连爬带滚的跑出去迎接女神,大家耻笑急色小子从没见过女人之余,也一起掩着未出发、已扎营的帐幕。

  「哈啰!各位俊男好吗?」第一个来的是娜娜,一身前凸后翘的贴身短裙,目测有的34C的胸杯,樱唇涂上平日在学校不容许的口红,加上一双媚眼,真是好一个骚包啊!

  「呵呵,有六个这么多吗?人家可应付不了耶。」娜娜环视我们一周,脸带淫靡的舔舔唇角,摆明一副吃大餐的战斗格。看来今天不吃过饱,是绝不罢休。
  「我们会努力的!」阿仁大声效忠女神,这时候大家都放心了,有娜娜坐阵,即使出了意外其余女生不肯就范,又或是真的丑得闭起眼也操不下,我们还是肯定有炮可放。

  当然更期待的,是有一个这样的淫女坐阵,其余女生也会给带动一起荒淫。
  「大家到齐了吗?」就在我们十分兴奋的时候,另一位女生也来了,是阿忠女友真真,她首先进店,几个女生随后逐一步进。

  「欢迎欢迎~」

  大家又是起哄,几乎要列阵欢迎,真真把女生带来后简单介绍一遍,是她的好朋友春红和乐怡,加上本来已经答应了的章章。

  「已经到了五个,还有一个是谁呢?」这时候大家的情绪已经到了高点,包括阿忠的女友在内,几位女生都是中上质素,随便一个都可以下筷,现在是六对五,即使最后一位女生爽约,我想也不会影响兴致。大家好朋友,不会介意轮一下队。

  「真真,不是说你有三个同学来的吗?」阿忠向女友问道,真真答道:「是啊,琪琪说在塞车,很快便到。」

  「琪琪?」我听到前度女友名字心中一震,随即安慰自己,女孩子都喜欢以迭字称呼自己,娜娜、真真、章章的,女友原名就只得一个琪字,故此这琪琪,应该不会是那琪琪。

  「好吧,那大家先坐下,外套和包包可以放在这里。」阿义尽主场之礼安置大家,就在女生们都坐好之际,最后一位女生来了。

  「对不起,我迟到了。」推门而进的女孩有点慌张,看来她是颇介意自己迟到。

  「没关系,大家才刚到的。」阿忠招待女生进来,我和她目光交接的时候,大家一同呆住了。

  「阿俊…」

  「琪琪…」

                (3)

  就上次说不再贴文一事,我想会有朋友觉得为什么要为一个回应那么动气,请容许我简单在这里说一次。

  前个星期我每天都有贴文,篇幅不长,但也需要时间写,到星期六时我表示星期天休息,星期一继续。当时有一位读友表示,习惯了每天一更突然说停,这是节操掉一地的节奏吗?我当时单纯认为是一位喜欢阅读自己文章的读者想快点看到,于是在星期天把余下的完成了,本来答应孩子去玩也匆匆回家。

  但当贴文后,我被骂过一脸屁,回应大意是:你不想写也不要贴这种东西上来,烂死了,这种作者不如以后不要贴好了,零分,快点删文,快点出局。还要说什么真正能构思琢磨并且质量剧情都写得很好的,也就那么几个大大啦啦(反正你是不沾边~(^_^ ))

  我真的很生气,生气不是被唾骂,我生气自己做了最蠢的事,放弃陪伴孩子的时间来挨骂,我想我以后不会再做这样蠢的事。

  我认为你是我的朋友,尊重你意愿,但结果你给我掴一把掌了。

  我明白那位读友也许不是恶意,他事后也说只是开玩笑,但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玩笑伤害我了,写了这么多年文章,这是我最生气的一次。

  另外一位朋友说:看的出来作者并不喜欢乱伦类的小说,这点从《我姊程綝》和这部《女儿的援交》就可以看得出来,既然你不喜欢乱伦类的题材,那又为何要写呢?而写出乱伦类的题材后,又全部都是烂尾,让人看了只会火大,建议作者写其他题材的小说,你并不适合写乱伦类的小说。

  我承认我烂尾的文不计其数,多得自己也数不了,但这两篇我当天才更新,其中一篇更不只一次表示已经完成,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指控。

  你火大,我也懂得火大。

  当你花大半天写一篇文,接连两个都是叫你不要再写的回应,我想就是再厚脸皮的人也不会再写。

  说肚里能撑船的朋友,我可以认真说,如果这是一份工作,我会一笑置之;如果生活所需,再难听的我也没所谓,但当这是一种娱乐,我认为没必要强迫自己做一些会令自己不快乐的事,没有人会想去电影院给别人掌掴。

  说这么多,我不是要任何人同情我,从今起小鸡汤不存在了,不需要任何人同情,我只是希望喜爱色文的朋友珍惜,网络世界的人际关系其实很脆弱,你不需要向别人负责,别人亦不需要向你负责。

  版主先生对不起,我无意在您的地方生事,但今次真的忍受不了,请原谅我的无礼。谢谢您给我宝贵的地方,也谢谢您过往对我的关心,我真心向您说对不起。

  今次的事跟版里无关,管理员很好,立刻把他们扣分了,只是我过不了自己而己。

  那么要说的说完了,希望大家不介意,祝各位生活愉快,幸福美满。

                谢谢

               小鸡汤敬上

  「阿俊…」

  「琪琪…」

  在这种地方碰上前度,我和琪琪一同目瞪口呆,快一年没交谈过的女友,不知可以从何说起。损友中阿信跟我最熟稔,我和琪琪交往一事他亦知道,靠在我耳边明知故问:「阿俊,琪琪不是你以前那位女朋友?」

  「是的…」我小声回答。

  「世界这么小啊,你跟琪琪还有联系吗?」阿信继续问,我摇摇头,他语带相关的说:「那如果…待会发生什么,你不会介意吧?」

  我和琪琪还未分手的时候,阿信就曾经说过我女友很美,这小子不是乘人之危,连好朋友的前女友也不放过嘛?

  但在这种时候我有什么资格说他?一分钟前自己也兴奋这是淫乱派对,娜娜自然不用说,就是阿忠的女友真真张腿,难道我又会那么正人君子,看在一场朋友不上吗?

  我和琪琪已经分手,我根本没权管她什么,而且这种聚会大家都知道是出来找吃的,女生够胆来就代表她愿意被上,我可以管得了谁?

  何况,我们早已经分了手。

  只是在我心中,琪琪一直是个乖乖女孩,我是很难想象她会跟娜娜等淫女成了一伙,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戚然。

  虽然自问,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九个月的分开,令我和琪琪也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只有点一点头,装作不大熟稔的普通朋友。琪琪把小手袋交给阿义安放,脱下外套,坐在日式大横桌的一角。

  这段时间我们没有接触,可是间中有留意分手女友,有几次午饭时从楼上走廊看到琪琪在操场和同学聊天,也会驻足细看。分手了,但一个曾爱过的人,是不会全不关心。

  分开才一年没有,琪琪的变化也不是太大,仍是纯朴的表情,粉扑扑的脸上没施半点脂粉,平日在学校束成马尾的秀发放了下来,散到肩上添了几分女人味,眼睛还像当年骨碌碌的,有点傻气,也有点纯。

  这样的一个外表纯情的女孩子会来性交大会,我只能说女人是不能看外表。
  人到齐了,大家没在意我跟琪琪有点尴尬,开始逐一自我介绍。

  「我是B班的李诚忠,大家好。」

  「B班的张诺信,大家好。」

  「我是C班的黄卓仁,多多指教。」

  「我也是C班的,何义,大家好。」

  「B班的锺子勇,晚上好。」

  「我…是B班的…陈嘉俊…大家好…」

  对着前度女友作自我介绍,感觉还真是很奇怪,琪琪没有看我,眼光有点刻意的躲到别处。分了手,原来真的是很难再做朋友。

  「C班的沈娜,大家可以叫我做娜娜。」

  「A班的夏真真,大家好。」

  「我是A班的黄春红,请指教。」

  「A班的何乐怡,叫我乐怡或者乐乐也可以。」

  「B班的章嘉如,朋友都叫我章章,大家好。」

  「我是A班的杨颖琪,大家可以叫我…琪琪…」

  到琪琪自我介绍时,她的头低得不能再低,在这种地方遇上,我想琪琪也很不自在吧?

  「好了,大家叫做认识了,今天都是俊男美女,相信一定很愉快。」阿义不知耻的把自己介绍为俊男,这里除了同班的章章外,其余女同学都是我不认识的,当然不包括…琪琪。

  「那预祝大家玩得开心,我们先干一杯!」阿仁也不输阿义,争取吸引女生注意的机会,举杯与大家敬酒。女生们看到那浅浅黄黄的饮料不以为意,喝下口中,才知道有酒精成份:「是酒?」

  「没事,只含一点点,当是轻饮料好了。」阿义解释说,事实上我们也不敢让她们喝烈酒,要知道万一喝过七晕八醉,事后不认自己当时是有意识,告我们迷奸便惨了。

  阿义家里的日式罐装酒带二氧化碳,较甜味及酒精含量低,就是小女孩也不会喝醉,但几杯下肚还是会粉脸红红,更添女仕们的美态。

  可能是曾喜欢的女孩吧?在场的各位我还是觉得琪琪最美。虽然身材样貌可能不及妖艳的娜娜,但那份纯洁如皓月的美是十分耐看,令人觉得玩一晚的挑娜娜,睡一世的,应该还是琪琪吧。

  只是这位睡一世也愿意的女孩,我是放开了手。

  别多想了,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现在还不是来了跟别人上床?什么纯情都是骗人外表。我今天是来开心的,是来玩的,别给一个前度女友扫了兴,大家各有各玩不就好了?

  「不过毕业后才认识,好像有点奇怪呢。」乐怡笑说,阿勇满道理的解释道:「就是毕业后才好,想着日后不会再见,才可以放胆说不敢说的话,做不敢做的事。」

  他的意思是,大家可以吃完溜,什么也不用负责,这位损友可以算是诚实。
  「当然如果大家觉得哪位不错,之后继续做朋友也是可以的。」阿仁点头说,意思很明显是如果觉得爽,日后可以相约再战和做炮友,有够长远打算。

  「也是呢,那我们今天可以女孩子们当然明白男孩的意思,顿时红起脸来,娜娜最豪放,扬言道:」我们没有低线,不设防,什么都可以放胆说,疯一个晚上的,你们放马过来吧。「

  男生们喜出望外,果然有3P女王坐阵,事半功倍啊!

  望着斜对面耳根赤红的琪琪,我想她也作好了心理准备,在这别离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夜放开她那乖学生的身份,好好地去疯一晚。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