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荡妇=我的妈妈】作者:不详
【女+荡妇=我的妈妈】作者:不详
             女+荡妇=我的妈妈


字数:7141字

  我的妈妈可以不夸张的说,是一个绝对的美女,今年三十七岁,现在看上去,也不过是二十七八的样子。妈妈身高168CM,体重不到120斤,丰满而不失匀称。妈妈不但容貌姣美,而且拥有性感的身材,丰满硕大的乳房,硕大滚圆的屁股丰满坚实,富有弹性雪白的大腿,衬托出成熟的肉体无不充满了性的诱惑。
  尤其是当妈妈穿上紧身裙,更显得浑圆的臀部曲线,使人浮想联翩。

  我今年18岁,说到这,很多网友会认为我在胡说八道,妈妈怎么可能十九岁就有我了?其实这是真的,也并不奇怪。妈妈14岁就当兵去了(因为当时外公在世,他是个不小的军官,妈妈户口改成了18岁。至今身份证上还是1962年,而不是1966年),因为妈妈从小学的古筝,在某军区的文工团作演员。
  三年后,妈妈转业到了我现在的城市(说实话,妈妈总说是她不爱当兵了,其实,我觉得是她技术不行,没留住),因为职业原来是古筝演员。所以就分配到我们市的歌舞团当了一名古筝演员。一年后,妈妈和爸爸结了婚,第二年我出生了。

  开始,我们的生活还不错,都很安定。也就是在我五岁的那年,一件偶然的事情,导致了家里的不安。歌舞团,因为不景气,濒临绝境。大家都各自寻找着出路,当时正逢国家开发海南的政策,妈妈决定停薪留职,去海南,爸爸并没反对,妈妈去了海南,不到一周,觉得没什么意思,通过一个战友的联系,妈妈又去了深圳,在一个娱乐场所弹古筝。

  要知道,我妈妈是个非常漂亮的人,那时也只有二十四五岁,尤其在那种场所,自然会招惹一些男人的。开始,妈妈每周往家里打一次电话,以后就越来越少,终于,快一年后,妈妈回来了,我记得那时两人争吵,后来,爸妈离了婚。
  我被判给了妈妈。

  妈妈又走了,但并没有把我给带走,还是爸爸又给我接了去。转眼过了半年,妈妈又回来了,她将我接到了深圳,妈妈告诉我,这次领我到这玩,过些天,她领我一起回家,再不在这工作了。我自然很高兴。

  妈妈领着我玩了很多地方,当然总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陪着,这个男人说的是我们当地的话,并不是那种叫人听不懂的广东话。当时,这个男人并不住在妈妈家。几天后,发生了一件事,也就是这件事,给我留下了不能磨灭的印象。
  妈妈对我说,明天她要去纹身,过些天,我们就回去。我那时并不明白纹身是什么意思,妈妈告诉我,就象岳飞刺的字,水浒中史进刺的龙那样。我当时也觉得很好玩。

  晚上,妈妈洗过澡后,睡去了。第二天,那个男人又来了,我们去了一家很大的美容院,据说是台湾人开的,彩色纹身。厨窗里很多各种彩色的纹身图片,男人和医生说着什么,然后,妈妈将她的小包给了我,让我背在身上,和护士走进了屋子。

  我和男人留在了外面,大约五分钟,那个护士又出来了,对男人说:「准备好了,那个图案那位小姐已经同意了,你没有疑义就请签字付款吧。」

  男人去签字付了款。我们进了屋,我惊呆了,白色套裙,内衣内裤都整齐的叠好,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白色高跟皮鞋放在床边。长发盘了起来,趴在屋中的一张单人床上,身上盖着一个白色的被单。两个穿医生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护士将一个仪器推到了床边,又拿来一个大盒,一个医生问那个男人和妈妈,还有没有疑义,两人都表示同意。

  妈妈对我笑着说:「一会就好了,别急。」

  护士揭开白被单,妈妈雪白的玉体完全赤裸的暴露在众人面前,护士将被单盖在妈妈屁股以下。一个医生,从那个盒里拿出了笔坐在床边,在妈妈后背肩钾以下,一直到屁股上半部上小心翼翼的画着。他很熟练,很快画好了一幅「蝶恋花」的图。

  然后站了起来,退到一边。这时,护士走来了,她拿了一个针,在妈妈后背上扎了一针。并开动了机器。过了五分钟,另一个医生坐在身边,一手拿着仪器上的针,一手拿着着色笔,护士拿着药棉坐在另一侧。

  妈妈并没有任何痛苦,笑着和男人与我说话。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医生在妈妈身上作业着。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觉得实在枯燥,出去了,在美容院的大听看着电视。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先是两个医生走出,不一会,妈妈和那个男人出来了。

  此时妈妈已经将衣服穿好,但面容有些难看,医生将我们送出门,并嘱咐妈妈,开始有点痒,千万别挠,一两天以后自然就没事了。我们中午一起吃了饭,男人叫了车,我和妈妈回到家。我当时非要看什么样,妈妈说什么也没让我看。
  晚上,妈妈换衣服时,我终于看见了,哇,好美啊!几天后,妈妈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妈妈给了她钱和门钥匙,和那女人闲聊着,不一会,那个男人又来了。他将我们的东西雇人抬到楼下的车上,送我们去了机场。
  就这样,我和妈妈回到了我们这个普通的江南城市。

  回来后,我们住在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租的一间普通的房子里,妈妈也回到歌舞团上班,那时上班不过是无所适事吧。一个多月后,那个男人来了。这时我才知道,妈妈要和他结婚了。他是我们市的一个商人,当时四十五岁,开了一家饭店,还在我市最繁华的商业区有好几个铺面。是个有钱人。

  十月份,妈妈结婚了。也就是这次,我对妈妈产生了兴趣。那时我七岁。婚礼的头一天,妈妈歌舞团的很多朋友都来了。其中几个要好的,晚上没走。妈妈要把我送到爸爸那里,我哭闹着要参加,没办法,妈妈同意了,托一个女人照看我。

  第二天,我起床后,见妈妈已经穿着好了,长发盘着,画着妆,身穿紧身的红色旗袍,红色高跟鞋,肉色长袜。珠光宝器的,特别漂亮。一会那个男人来接妈妈了,妈妈和他下楼上了婚车,望着妈妈背影,妈妈紧身的旗袍衬出她婀娜的身姿,扭着浑圆的屁股,我当时突然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在婚宴上,妈妈和那个男人满面春风的招待着客人,男人不时将妈妈抱起,两人或拥抱或亲吻,众人起哄、喝彩此起彼伏。

  下午,婚礼结束了。我和他们回到了新家。这个屋子很豪华,很大。客人们都走了,妈妈和那个男人在客厅里数着礼金,见我站在身边,顺手拿给我一张五十元的票子说:「去游乐场玩去吧,天黑以前回来,不许到江边。」

  我拿着钱下了楼。这里离游乐场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我去了游乐场,九十年代初,五十元在那里能玩很多东西的。开始我玩得非常高兴。但一个人玩久了,自然很没趣,所以我玩了几个项目后回到了家。我敲门,那个男人开的门,看见是我,样子很不高兴。我见他穿着一个三角裤,光着身子,也没说什么。

  进了屋,我到了房间,屋中的窗帘已经放下。衣裙鞋袜放字了沙发上,妈妈坐在床上,盖着被。身上穿的是那个男人的衬衫。妈妈叫我回房间,说她累了,要早些睡。于是我出去了,男人关上了门。我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忽然听见房间有异样的声音,仔细听,是妈妈娇柔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

  当时,我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敢去敲门问。随着年龄的增长,该明白的,我都明白了。四年前,在我14岁那年,一天深夜,男人回来了,妈妈开了门,我正在看着电视,男人喝的满身酒味,一下子将妈妈抱了起来。进了屋顺手将门关上。但门并没有关严,这个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我偷偷的走到了屋门前,从门逢里悄悄的看着。男人将妈妈放到床上,三两下将自己的衣服脱光,扑了过去,将睡衣脱掉,坐在床边,轻轻将妈妈报起,摘下妈妈白色的胸罩,硕大的奶子象小兔一样弹了出来,他轻轻抚摸着,舔着。他将妈妈翻过身,趴在床上。露出紧包在窄小的白色兜裆内裤的肥臀。脱去内裤,他望着趴在床上已经完全一丝不挂的美人,他的大鸡巴早已经翘了起来,他抚摸着妈妈雪白丰满的玉体,特别是妈妈身上的彩色纹身更使他性欲大增!

  他轻轻咬着背、臀、腿,又将妈妈翻过来,贪婪的舔着揉摸着乳,对着小穴又亲又舔,还把舌头伸进去转著圈。妈妈不由自主的发出娇柔的呻吟声,更使他感到兴奋。他分开双腿,将粗大的鸡巴插了进去,有节奏的抽插着,妈妈不由自主的将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不时发出呻吟。插了一会,男人拔出了大鸟,将妈妈翻过身,他揽起腰,妈妈顺势起来,跪伏在床上,撅着肥白的屁股。雪白的肉体,采色的纹身在昏黄的灯光下格外的迷人。

  那人把硬起来的大鸟,从后面插了进去,他有节奏的抽动着,妈妈发出一阵阵呻吟…男人的身体撞击着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不一会,雪白的屁股,撞得发红。过了一会,男人将鸡巴拿了出来,拍了拍屁股对妈妈说:「冬雪,我给你开后庭吧!」

  说着他扒开妈妈雪白的臀肉,将鸡巴从后面再次插了进去,妈妈大叫着。他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妈妈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进屁眼里,狠毒地抽插奸淫着屁眼。
  他的双手绕过妈妈丰满的上身,抓在她的两个娇嫩浑圆的乳房上,用他有力的大手残忍地揉捏这两个雪白的肉球,用手指用力地揉捏两个娇嫩的乳头,妈妈不停地大声呻吟着。男人使劲拍打着雪白的肌肤,然后继续着,呻吟声更大了,不知妈妈是兴奋还是难受?我看的真是热血沸腾!就这样,从那时起,我无时不注意行为。

  一个多月后,妈妈对男人说:「你那个朋友刘东的媳妇打电话说,让我教她家小玲玲古筝,正好我也闲着,找点事作。」

  于是妈妈一周几次去刘家。又是一个周末,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忙着收拾家务,妈妈当时穿着一件红色的体恤衫和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脚毫无遮掩的露在外边,由于没戴乳罩,两个乳头清晰的凸现出来。扩大的领口环绕着那纤美如水柔般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而且泛起无数痕皱褶的超迷你黑色紧身短裙,雪白如雪粉嫩的大腿露在外面,以及丰满性感的臀部,简直是惹火到了极点。高挺肥大的乳房,随着走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动着,真是荡人魂魄。

  丰满的得心口直跳,妈妈擦拭茶几完後,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擦拭着玻璃杯,此时我妈的两条粉腿张开,粉红色透明的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更是看得魂魄飘荡。当妈妈收拾完家务后,对我说,她要去教小玲玲去了。

  妈妈今天穿了一件桔黄色上衣和一件黑色紧身短裙,肉色水晶长统丝袜,足蹬高跟鞋,修长的美腿格外好看。妈妈长发披肩,画着妆。妈妈为什么这么打扮?
  难道?我想起电视中的一些情节,我悄悄的拿着碳素笔走了过去,在妈妈左腿的丝袜上点了一个清晰的小黑点。妈妈并没注意,下楼走了。妈妈走后,我在家无聊,也出去了。走到车站,突然我看见了小玲玲和她妈妈。

  「张阿姨,你们去哪啊?」

  「噢,我领小玲玲去她姥姥家。」

  「在哪啊,在上海,一会我们去客运站。」

  「当天能回来吗?」

  「怎么能呢,一去就两个小时,后天回来。」

  出租车来了,她们上了车走了。啊,妈妈说谎了,她根本没去小铃玲家!那她干什么去了?晚上,我回到家,不一会,妈妈也回来了,只见妈妈面色红润。
  「妈妈你去哪了?」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去小玲玲家,」

  「怎么才回来?」

  「我和她爸爸妈妈一起吃的饭。」

  呵呵,瞪眼说假话。妈妈怎么知道我看见她们了呢?妈妈进了屋,我看了一眼,更兴奋了,原来,那个点在左侧丝袜的黑点跑到右腿去了!妈妈肯定……
  于是我问:「妈妈,明天你去作什么呢?」

  「明天还得去教她,这孩子太笨。怎么教也不会。」

  呵呵,我心中暗笑,妈妈你真能瞪眼说谎。妈妈和小玲玲的爸爸?不会啊,他是妈妈这个丈夫的好友,样子也不行啊,还没妈妈个高呢。究竟是谁呢?我狐疑着。

  第二天一早,妈妈吃过饭后又梳妆起来,今天妈妈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黑丝袜,黑高跟鞋,又画着淡妆,显得更加妩媚。妈妈扭着圆滚的屁股下了楼走了。我独自在家,幻想着妈妈和什么人在一起。

  快晚上十点了,妈妈还没回来,我站在阳台上,这时,一辆黑色的皇冠车开到了楼下。车停住了,妈妈下了车,接着司机也下来了。对!这个车牌号正是刘东的车!那人正是刘东,妈妈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因为我没开灯,所以她并没看见我。

  我躲在门口,从门镜看着,妈妈和刘东上了楼,在门口不知道说着什么,我没听清,最后两人抱在一起,刘东的个还没妈妈高!我妈1米68,穿上高跟鞋比他高半头。两人亲吻着,刘东的手揉摸着屁股。

  好一会,刘东才离去,妈妈从包里掏出钥匙,我急忙逃回屋中。妈妈进了屋,也没说什么,还是老样子,洗过澡后回了房间。妈妈真有你的!那男人出门不到一个月你就忍不住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男人回来了,但总能听见他们争吵,开始我很担心,以为事被他知道了,后来才知道,可能这个男人在广州又有了女人,几个月后,他们离婚了,男人很大度,将这套三室的住房给了妈妈,又给了妈妈一个商业区的门市,每个月门市的租金就能几千元,也足够了。

  妈妈离婚不久,我放暑假了。单位很少有演出,于是,我央求妈妈出去旅游,妈妈答应了。我们去了杭州,那天妈妈穿的非常漂亮,身穿月白色无袖紧身后开气长裙,白色高跟凉鞋,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如同美丽的白天鹅。由于是紧身的,胸罩和三角裤的印全都绷了出来,更显得妈妈身材的美艳性感,由于后开气,随着走动,雪白颀长的大腿更勾人魂魄,无论在火车上还是在西湖边,总有男人色色的注释着妈妈。玩了一天了,天快黑了。

  我们来到了旅店,妈妈要开标准间,可是已经没了,服务员看了身份证,看我一个十五岁的人,自然不会想其他的。于是对妈妈说:「小姐,你和你儿子住单人间好吗?是一张大床的。」

  我心中暗喜,妈妈想了下,同意了。我们住进了旅店,妈妈又去洗澡了,天太热了,我们走了一天,也很累了。妈妈倒在床上,妈妈仅穿着一个白色的小三角裤。我从小到大,妈妈在我面前从不避讳光着上身,关了灯,我们睡下了,我怎么能睡着呢?

  很快,听见了妈妈低低的鼾声。借着外面的街灯和月光,妈妈背对着我,雪白的肌肤,加之红绿相间的纹身,怎么能不让人欲火中烧?我悄悄的贴近妈妈,手伸了过去,摸着乳房,妈妈并没有反应,依然是沉睡着。我的另一只手,摸着罩在小三角裤中的肥嫩的屁股,我紧紧贴着妈妈,突然,我的双腿一抽搐,一股热流喷了出来,正射在屁股上。

  我吓坏了,赶忙不动装睡。妈妈醒了,摸了一下,看了看我,下了床,去了卫生间。一会妈妈出来了,但这次是一丝不挂的,手里拿着洗好的内裤。妈妈将内裤挂好,打开壁灯,弯下腰,打开旅行包找另一条内裤。我看着,妈妈太美了,我真的忍不住了!

  妈妈翻了一会没找到。妈妈看了看表,走到门口,将门插好。关上灯,又上了床。依然是背对着我。全裸的妈妈,更让我难以入睡。过了一会,我的手又伸了过去,摸着屁股,平生第一次摸到女人的屁股,真光滑!还凉丝丝的。我贪婪的抚摸着。又贴进了妈妈。

  突然,妈妈一转身,捏住我的手:「小明,你干什么?」

  「我,我……」

  我支捂着,心里跳成一个,手捏着我的鸡鸡。

  「呵,这么硬了,是不是没想好事?」

  我突然趴到了妈妈身上,吃着奶子。一手捏着另一个,另一只手摸着身子。
  「小明,下去。」妈妈低声的说,「再不下去扇你!」

  「妈,打死我吧,你和赵辉办事,我看见了。还有门口和刘东……」

  「啊,这个坏孩子,我打死你!这不是孩子看的,这是大人的事!」

  妈妈扭动着身子,我的双腿在妈妈双腿中。我的手,划到妈妈小穴出处,穴已经潮了。我的鸡鸡蹭到了穴口。

  「下去,下去,要不打死你!」妈妈说着,但双腿却分大了,手也抱住了我的身子。

  机会来了!我身子往下串了一下,妈妈身子稍微一挺,鸡子进去了。热乎乎的,潮乎乎的。妈妈轻轻的啊了一声。我学着那个男人的样子抽插着,妈妈又是一阵轻轻的呻吟,手抱的我更紧了。我使劲的插着,妈妈不住的呻吟。不一会,我射了出来。一下子趴在了身上。过了会,我拔了出来,妈妈将我推了下去,我抱着妈妈。

  「起来,离我远点,热!」

  过了会,我又恢复了,我又凑了过去,妈妈趴在床上,我抚摸她雪白的胴体,特别是摸着她肥白鲜嫩的屁股,贪婪的舔着屁股,还咬了几口。

  妈妈轻轻的呻吟着:「轻点,疼。你这个坏孩子!」

  我学着男人的样,揽起腰:「妈妈,我还想来一次。」

  「得寸进尺!」

  妈妈说着爬了起来,蹶起了屁股,我跪在妈妈后边,却找不到地方。

  「你干什么呢?」

  「妈妈,我找不到。」

  「世界上的人可能再找不出象你这么笨的了!」说着妈妈伸过手,捏着我的鸡子,帮我插了进去。

  屁股开始摆动,配合着我的下体猛烈地撞击着白嫩的臀部,现在我妈已娇喘  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你这个坏孩子,连妈妈也作,将来还不得进监狱……啊……用力……」

  不久鸡巴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终于伏在大屁股上,射出了一股乱伦的精液,妈妈软软的向前瘫倒了,我也顺势舒舒爽爽的伏在妈妈软绵绵的背上,抱着妈妈蛇般的胴体,抚摸着滑润肌肤,入手如羊脂……好一阵,才恢复过了,我们相佣的睡了。

  第二天早晨,当我醒来时,妈妈已经穿好了衣裙,妈妈对我说:「去,先洗个澡。」

  我惊慌失措的进了卫生间,洗着,回味着昨夜的浪漫。我胆战心惊的出来。
  妈妈看出了我的样子:「你现在怎么学的这么坏?!就这一次,以后不许有第二次,否则打死你!」

  我没敢回答。就这样我们下去吃了早餐,然后继续去旅游。一上午,我们都很少,说话,渐渐的妈妈好象忘记了。又恢复了和往常一样。晚上回到旅店,这一夜我真的没敢。迷迷糊糊的睡下了。天明,我们返回了家。到家后,好常时间,我不敢往妈妈身边凑。

  转眼三年过去了,实事求是的说,我和妈妈有过很多次。当然妈妈和别人也不少次。今年五月二日,妈妈又结婚了。这次妈妈身穿红色的中式旗袍裙,我没有参加婚礼,站在阳台上,望着身影,思绪万千。这次也是和一个比较有钱的人,妈妈新婚前夜,我们作了一次,十一时,我去了妈妈家,那个人正巧没在家,于是我和妈妈又作了一次。

  不过从那时起,直到今天,我和妈妈再也没作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