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7)【作者:三火先生】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7)【作者:三火先生】
字数:4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王蕙心|分享(上)

  叶文傑趴在沙发上,清楚闻到深藏在皮革里那股千年酒精的臭味,但比这中人欲呕的气味更难受的是他一直挺起的阳具,好像快要撑破牛仔裤一样。

  身后王蕙心的浪叫声越来越响,看来她已经忘记要捂着口,不能吵醒装作醉死的自己。

  随着王蕙心的淫声浪语的变化,叶文傑越听越觉兴奋,下身被勒得疼痛非常,但一想到可以完整录下王蕙心的痴态,还可以近距离观看这一幕淫戏,他觉得甚么都值得了。

              *** *** ***

  叶文傑已经忘记甚么时候迷上偷拍这个癖好,但他却清楚记得第一次向兄弟们展示偷拍成果的快感。

  偷拍的对象是他老闆的秘书情妇。当时的科技没有现在的方便,在没有特别剪接的情况下,他平铺直叙地向三个兄弟展示了为时90分钟的影像。

  当镜头拍到老闆的情妇骑在他身上,那对32C的美乳上下晃动,其中两个兄弟发出「哗,哗」的讚叹声。到了尾声,叶文傑捉住老闆情妇的屁股拼命抽插,镜头从侧面拍到那对满满的乳房前后摇摆,女的咬着枕头的一角,尽情地发出娇妖的呻吟声。

  叶文傑看到见惯世面的陈森也不自觉舔着乾枯的嘴角,更不用提早已撑起裤裆的另外两位兄弟,叶文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满意起来。

  直到一天,叶文傑忍不住与陈森分享了一段录影。影片一开始时,环境颇为昏暗,片中的女人手臂腰间积着少许脂肪,但整体身材均称。女人蒙着眼,遮着大半张俏脸,只露出嘴唇和下巴,正在享受着叶文傑的亲吻与爱抚。男女的情欲持续发酵,叶文傑慢慢诱导蒙眼女把下身的转向镜头,叶文傑则挡在镜头前,跪在地上热烈地玩弄着女人的阴户。随着女人的呻吟声越是激动,叶文傑把女人的腿慢慢推高,女人自发地伸手扶着双腿,叶文傑继续手口并用地撩弄女人的阴户。未几,叶文傑爬回床上,听到女人的娇嗔,然后叶文傑把肉棒塞到女人嘴里。蒙眼女本来扶着大腿的手,竟慢慢移到阴户旁,一手揉着阴核,一手把手指插入阴户自慰起来。镜头一直录影着女人自慰,不消五分钟,女人已经有了快感。昏黄的灯光映照出湿透了的阴户,蒙眼女用最诱惑的声音呼唤叶文傑,要叶文傑狠狠地享用她,佔有她。

  陈森看着录影片段,觉得这可说是叶文傑一直以来最好的「作品」,直到叶文傑和蒙眼女在床上休息时,蒙眼女解开眼罩,赫然是叶文傑的未婚妻。陈森正要按停机器,叶文傑止住了他。

  叶文傑坦诚地说出自己的癖好和感受,方才看见过命兄弟陈森盯着自己的未婚妻,他是非常的兴奋,兴奋得快流出精液来。

  隔天,陈森着下属把好几套商业级的隐藏偷拍装置,连同剪接软件一并送给叶文傑,让他在家里不同角落拍下性爱片段。后来,叶文傑甚至购买私家侦探常用的偷拍器材,方便在酒店宾馆偷拍,此乃后话。

              *** *** ***

  在这半年里,叶文傑有如着魔般疯狂偷拍自己与王蕙心的性爱片段,而且几乎每一段录影也与几位兄弟分享过。王蕙心她成熟、美丽、丰满的肉体早已被这几个男人暗地里看个透。当叶文傑第一次带王蕙心去见自己的兄弟,看到兄弟们视奸着王蕙心时,藏在心底以久的欲望又再次燃起,他非常非常想到陈森奸淫自己的女人。

  叶文傑反覆推敲,觉得王蕙心有别与他一直以来的性伴。表面上,王蕙心温柔婉约,忠於远走他方的丈夫,但骨子里,她成熟而坚毅,不甘於现实的无情,慢慢地累积起微弱的力量来反抗压在肩上的担子。刚开始的时侯,叶文傑已经感到王蕙心并非自暴自弃地与自己上床,后来他更清楚知道王蕙心正要自主她的控制身体欲望,是以满足自我为前题与叶文傑做爱。

  王蕙心的性欲越来越旺盛,她开始要求更多的相处时间。有一次,他们在午膳后跑到情侣宾馆小聚,在震蛋和电动阳具的辅助下,他们疯狂了四个多小时。虽说王蕙心嚷着累透了身体,但叶文傑知道她的淫水从未间断,而她眼中还闪烁着欲火。

  当叶文傑把关於王蕙心的一切和心中的诡计告诉陈森,他由衷地期待着陈森的应允。

  「他也算是嫂子…」陈森一脸冷峻,看似拒人千里。

  「不算啦,都是街外的女人。其实我最想看的是你上我老婆…」叶文傑想起一直以来的幻想。

  「唬!别提!绝不可能。」陈森斩钉截铁地说。

  「就是嘛,老婆不行,但街外女人总可以了吧?」叶文傑就像小弟弟向哥哥撒赖一样,「这个女人真是姣到骨髓里,你也看过好几遍了吧。」

  陈森不缺女人,玩过的女人肯定比叶文傑更多。他不是不知道王蕙心的好,反而他早从片段里已看出这女人欲求不满的淫欲痴态。他会完全佔有了王蕙心,让她彻底成为自己胯下的淫娃。不过,叶文傑是自己的八拜兄弟,过命之交,他绝对不会强夺兄弟所好。

  推让了数次,陈森终於答应,还修正了叶文傑粗疏的计划。

              *** *** ***

  吃过晚饭,叶文傑一行三人到了陈森旗下的夜店喝酒唱歌。倘大的贵宾房是陈森用来招待他的客户和金主,现在只有他们三人,难免有点冷清。

  「王小姐…」

  「森哥,都说你可以叫我蕙心。」

  「对对,哈哈哈。蕙心,刚才的饭馆和这家店的保险应该都快到期,你再给我两张卡片,我去跟他们交带一下。」陈森拿着卡片走了出去,然后回来时拿了好几瓶红酒香槟进来。

  「蕙心你好像喜欢葡萄酒吧,来嚐嚐我的。」

              *** *** ***

  在强劲的音乐下,王蕙心与叶文傑在贵宾房的中心跳舞。王蕙心知道自己容易喝醉,一直都非常克制,但此刻却觉得天旋地转,人越来越迷糊,最后情不自禁地与叶文傑拥吻起来。王蕙心看到房内只剩下叶文傑和自己,不禁大胆起来。
  「傑哥,想不想在这里啊?」王蕙心拉着叶文傑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
  「傑哥,怎么害羞起来?森哥还没回来,你快点嘛!」王蕙心主动缠上叶文傑,她感到叶文傑正沿着屁股伸到内裤里面去。

  「你好坏哦,呀…啊,好舒服啊,你的手指,呀…不要这样哦,呀!」
  「傑,不如我们在这里做爱吧,我很想要你。」王蕙心走到沙发上,翘起光溜溜的屁股,翻开阴唇等候着叶文傑的肉棒。

              *** *** ***

  叶文傑看着软摊在沙发的王蕙心,她呼吸异常急促,胡言乱语。陈森示意叶文傑伸手到王蕙心裙下,发觉王蕙心的内裤丝袜彻底湿透。当叶文傑稍微使劲按在王蕙心的阴户上,王蕙心便发出娇妖的呻吟声。

  「森,你这药太神了。」叶文傑检视着沾满大量淫汁的手指,惊讶着为何陈森会有这样的强力迷奸药。

  「这药来得快也去得快,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就散。按照计划,现在我帮你拍片,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之后你就装死吧。」

  叶文傑一直遗憾没法好好从近距离捕捉做爱时的情景,现在,他可以一边专心地干着王蕙心,一边让陈森摄下王蕙心如狼似虎的淫态。

  叶文傑夸张地舔吮王蕙心的乳头,他喙着奶头用力向上扯,王蕙心发出一阵销魂的叫声,然后又沉醉在疯狂的快感中,在迷乱间挺起腰肢,迎合着叶文傑的抽送。叶文傑把王蕙心高举过头,示意陈森拍下肉棒进出阴户的画面。镜头下,淫水噗唧噗唧地从肉缝间挤出,一直流到沙发上。

  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叶文傑没有保留,一直奋力地抽插王蕙心淫水不断的蜜穴。深深陷入迷糊之中的王蕙心像条发情的母狗,不停浪叫呻吟,扭动下腰迎合叶文傑的抽送。陈森看一看录影的计时器,提醒叶文傑时间不多。

  叶文傑从王蕙心的阴户退出来,下身一阵空虚袭来,王蕙心发狂似的弓起腰肢,呀呀声地乱叫。叶文傑把湿漉漉的阴茎塞往王蕙心的嘴里,刹那间她像找到了慰藉,埋首吸吮嘴里的肉棒。当陈森把镜头从王蕙心的嘴移到阴户时,他看到王蕙心早已把中指无名指塞到阴户里抽送起来,淫水不住涌出。陈森阅人无数,但这样的女体的确难得一见,他首次生起完全佔有她的欲念。

  叶文傑把王蕙心翻转过来,圆浑雪白的屁股向着天花板,待陈森的镜头摆好位置,叶文傑用力像两边的屁股肉分开,让镜头摄下这个恼人的屁眼和阴户。叶文傑用姆指指头搓揉着菊门,并慢慢用力塞进第一节指头。

  「呀…」王蕙心在迷乱之中发出愉悦的叫声,让两个男人骚到心底里。
  叶文傑握住肉棒缓缓往淫穴推送,镜头一直看着龟头肉棒没入阴户,同时拍摄到叶文傑把整根姆指插入王蕙心的屁眼中。

  叶文傑已经按捺不住,开始疯狂抽插王蕙心的淫穴。深深陷入疯狂状态的王蕙心只有不停发出痴狂的呻吟声:「呀…我呀…操…快…操…操…快…我…死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文傑到了极限,他同时拔出插在阴户里的肉棒和屁眼中的姆指,在屁眼半开半合之际,把龟头顶在菊门口,射出浓稠的精液。

  叶文傑喘口大气,看着还在痴迷地自慰的王蕙心,对陈森说:「森,我还没认真开发这个淫娃的肛门,不如今晚你替她破处吧。」

  陈森好像拍出兴趣来,一直拍摄着王蕙心的痴态,久久才应道:「不要。今晚不要。」

  叶文傑穿回裤子,依照计划趴在沙发上,等待王蕙心醒过来。他觉得还有时间,便抬头看一下陈森佈置得如何。

  陈森随意地替王蕙心穿回女恤和衬裙,胸围和内裤仍挂在沙发背上。陈森还是轻松地把算是大个子的王蕙心放到大腿上。尽管药力渐退,王蕙心还是迷乱地抱着陈森的头和他深吻起来。

  王蕙心抓着陈森的头发,热烈地送上香吻。她的舌头伸进陈森的嘴内,缠上对方的舌头。陈森本能地顶住她的小舌,把舌头推回她的嘴里。王蕙心像吸吮着肉棒一样,吞吐着陈森的舌头。

  陈森已经急不及待玩上王蕙心的巨乳,大手紧握着整个奶子,五指均匀地搓揉着这个丰满的大奶,把原来美丽的肉球搓至变形,然后腾出大姆指和食指逗弄坚挺着的乳头。王蕙心的手也没有娴着,陈森预先松开了裤头,让王蕙心的小手伸进裤裆里搓揉着跃跃欲试的肉棒。

  陈森被王蕙心套弄得兴奋莫名,一下子把头埋向半敞的女恤里。吸、吮、咬、舔、扯、磨。嘴唇、舌头、牙齿用尽一切方法玩弄这个心仪以久的巨乳。

  「呀…呀…嗯…嗯…呀…嗯…傑…傑…好…好…舒服…傑…用力…吮…好爽…」陈森和叶文傑都听得出王蕙心慢慢清醒过来,开始组织出能听懂的句子。
  叶文傑调整好仰卧的位置,全神贯注地听着陈森与王蕙心的互动。

  陈森确定叶文傑完全看不见自己,便伸手到王蕙心的裙下。叶文傑不下数十次向他形容过王蕙心阴户的妙处,他急不及待伸手探索这个淫娃的蜜穴。

  当手指伸进王蕙心的阴户时,陈森最先感受到的是暖暖的淫水,从一开始拍摄到现在,淫水还是源源不绝地涌出。然后他感觉到一层层的肉壁紧紧包围着中指,肉壁非常紧密,层层叠叠,起落有致。当无名指也塞进去时,更觉得那些厚实的肉壁紧紧缠着双指。他的双指沿途探索,每上一分便抠一下,每进一吋就用指节向后一顶,一直窥探着王蕙心非常美妙性感的淫穴。

  早被叶文傑操得异常敏感的骚穴,那堪陈森这种老手一分一吋地抠弄,王蕙心把头仰后,妖媚地呼唤着情人:「嗯…呀…嗯…呀…呀…傑哥,好…好…想要,快来…呀…呀…操…呀…我…」

  王蕙心感到叶文傑正热情地享用着自己傲人的双峰,还有忘形地用手指捣乱自己的阴户,她不禁挺起胸脯,把怀里的男人更紧靠在自己的乳沟里,下身积极地扭动,迎合着叶文傑手指的抽送。

  「傑哥……呀…呀…刚才…你好猛哦…嗯…嗯…我还要…啊…啊…啊」陈森经已晓得王蕙心最敏感的那个点,他的指节向后一顶,王蕙心像触电般传来一阵快感,使她更卖力地套弄手中渐渐变大的肉棒。

  「我不是傑哥,我是森。」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