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新版)(08)【作者:北斗星司】
【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新版)(08)【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9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8章空手道室的淫邪罪恶

  「你……你害苦我了……你知道吗……」此时的铃木朋子,当一彦在她的阴道内射精之后,那股极乐的快感褪去之后,立刻就是无尽的恐惧涌上心头来,自己居然出轨了,自己居然出轨了!她居然被别的男人给玩儿了,这要是给自己的丈夫知道了的话,那自己就彻底完了。

  想到这里,铃木朋子只觉一股无尽地绝望传来,此时忍不住狠狠地捶打了一下一彦,骂道:「你……你还不放开我吗?!」

  一彦此时在这美艳少妇的阴道里狠狠地发泄了一发,十分愉快,当下嘿嘿笑道:「瞧你,刚才还那么快乐,现在居然就对我这么不好……」说完又在这个美妇人的大白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这才放开了她,「你是不是怕跟着你的那几个人知道,你今天发生了什么,然后告诉你的老公啊?」

  「是……是又怎么样?」铃木朋子此时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哽咽道,「你要害死我了……你知道吗……我老公……我老公到底有多厉害,你是不知道的……如果……如果被他知道了,别说是你,就算我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是吗……那你老公怎么会知道我们两个做了呢?」一彦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熟妇穿衣服,嘿嘿笑道,「我们在这儿做,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知道呢?」

  「你……你还说的这么轻松?」铃木朋子气愤地叫道,「你知道有几个人跟着我是吗?那几个人就是我老公的人,她们负责监视我,如今,如今……」
  「是吗……可是为什么我们刚刚做了这么久,你的那些人也没来阻止呢?」此时的一彦慢悠悠地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嘿嘿笑道。

  「这……」铃木朋子这个时候才想到这个事情,确实啊,为什么这么半天了,自己的那些保镖,一个都没有来这里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要是在以前,别说被这个男人抱进厕所里淫辱,就算是被男人给轻薄一下,那男人的手下都会要了轻薄自己的男人的命啊!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铃木朋子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

  此时的一彦已经把身上的衣服给穿好了,然后笑着亲吻了一下铃木朋子,说道:「这件事儿别跟那些人说啊……他们不会知道的……」说完,一彦打开厕所门,哼着小曲就这样离开了。

  「他……他是什么意思?那些……那些手下不会知道?」此时的铃木朋子的脑子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此时的铃木朋子也不敢想太多,赶紧出来,拿一旁的的自来水,简单地在自己的下体清洗了一下,就跑出了厕所。

  之后,铃木朋子也不敢在酒吧里面继续呆着了,而是赶紧离开,而那些保镖,也跟了上来,而他们似乎完全不知道铃木朋子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似乎是失忆了一样。

  铃木朋子心里面非常惊骇,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是这帮人既然不说,她当然也不敢提了。

  当然了,这其实就是一彦做的了,他用自己的能力,把这几个家伙的一些记忆给抹掉和修改了,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铃木朋子干的好事儿了……

  ……

  第二天上午,帝丹高中的课程依然在继续,一彦今天也去上课,因为昨晚操了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熟妇之后,相比那种上了年纪的奶大臀肥的熟女,一彦不禁越发地渴望占有毛利兰,这个帝丹中学的校花,一彦一直暗恋的对象。

  因此一彦今天还要来上课,他想要知道,现在的毛利兰,每天有什么轨迹,有什么活动,而这就需要在帝丹高中去,近距离接触毛利兰这个小美人儿了。
  此时来到学校的教室,才刚一进去,一彦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小兰,以及她的好朋友铃木园子,正在课桌前谈笑。

  一彦笑着走上前去,说道:「这么一大早,两个美女在讲些什么啊?」
  「一彦同学,你来的好早啊?」看到一彦来了,园子笑着看着一彦,说道,「我们刚才在聊小兰参加空手道大赛的事情,一彦同学,你可是我们班上和工藤新一齐名的校草,到时候可要去给小兰加油啊!」

  「空手道大赛?」一彦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说道,「不是已经比完了吗?怎么又要比啊?」之前小兰在空手道大赛上得到了冠军,所以小兰和工藤新一才会去那多罗碧加乐园,工藤新一才会遇到黑衣组织那些倒霉事儿啊!

  「这是我们铃木财团举办的啊……」铃木园子笑道,「这次我们铃木财团投资了一场全国性的空手道大赛,这次前来参赛的可是有全国的那些空手道高手,我知道小兰的空手道可是一流的,所以才让她参赛……」说到这里,园子又嘿嘿笑道,「要知道,如果能够获奖的话,第一名可以得到一千万日元的奖金,第二名五百万,就算是第三名,那也是一百万日元的奖金的啊!」

  「那还真是不错啊!」一彦笑道,「以毛利同学的实力,我想一定很容易得第一名的奖的吧?」

  「我哪能得第一名啊?」小兰有些谦虚和害羞地低下头,说道,「这次据说可是全国的空手道高手都要来参加的,虽然我还没成年,参加的只是少年组,可是全国那么多的高手,我怎么可能得冠军?」

  其实,小兰心里有些遗憾,因为她今年只有十七岁,还不到二十岁(日本法律二十岁为成年)的法定成年年龄,所以只能参加少年组,而不能和成年组的人比试,这让小兰感觉到有些失望,因为这次参加空手道大赛的高手,有几个还是他很崇拜的对象,比如前田聪,不能和这些高手交手,实在是一件让人觉得很遗憾的事情啊……

  「没关系,这种比赛重在参与嘛……」一彦笑道,「话说既然你要参赛的话,是不是你晚上又要在学校里面特训啊?」小兰是一个十分认真的女孩子,以前参加空手道大赛的时候,都是一个人要留校,然后一个人训练到晚上八点才回家。
  日本高中放学一般是在三点半左右,之后是参加校外社区活动,完结后大概是在五点多种回家,而小兰要一个人在学校的空手道社训练,也实在是难为这个女孩儿了。

  当然了,毛利小五郎和柯南的晚饭,当然也只能自己解决了,反正可以到波洛餐厅去吃饭,也饿不死他们。

  ……

  而此时,感觉到毛利兰有这样的想法,一彦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戏虐的笑意,只是小兰和园子都没注意到,更不知道一彦心里此时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啊……

  ……

  今晚的天气有些闷热,天气已经黑下来,学校里面的人都已经大部分离开了,不过此时,在学校的空手道社,练习房内依然是亮着明亮的灯火,如果靠近一些的话,那就可以听到,此时的训练室内,正传来一声一声的呼喝。

  那就是空手道训练的时候所喊的呼声,而喊出这呼声的不是别人,正是毛利兰,此时她正在榻榻米上一招一式地演练着空手道。

  「呀!呀!」此时小兰灵秀美丽的双眼如明月一般,正直视着前方,一双修长的手臂正很有节奏地挥舞着拳脚,她穿着洁白的道服,此时诱人的身躯矫健地闪动着,一滴滴晶莹的汗水,正随着被发带盘住的秀发的甩动而滴落在地上的草席上,这次的大赛小兰很重视,所以一样要加紧训练,争取能拿到一个好名次!
  「呵呀!」

  小兰自从小学开开始就一直在修炼空手道,这么多年下来,她已经算是第一流的高手,此时熟练地踢出一记高扫腿,那雪白练功裤包裹的修长少女大腿,随着小兰没有穿鞋而露出的一双雪白脚掌,那晶莹小巧的脚趾,在空气当中划出一道纯白如雪的轨迹,而力道极大,当真是威力无穷。

  「哈……哈……」随着各种动作做完,最后这一击高扫腿下来,一遍训练算是做完了,小兰俯下身喘息起来,这下一弯腰,那宽松的道服的上衣前襟登时垂了下来,胸前便隐隐显露出一道圆润深邃的乳沟,由于今天天气出奇的热,而且空手道训练一般是内里不穿衣服的,所以小兰是把内衣内裤一起脱掉了,全身裸体地穿上道服在这里训练,她虽然才十七岁,可是却已经发育出一对丰满的大乳房,此时弯腰之下,当真是春光无限。

  不过,小兰现在这么刻苦的训练,其实也不光是因为比赛,更多的还是借这种拼命的训练来排解心里面的苦涩,工藤新一已经失踪了好久了,小兰真的好担心他,只是平日里不便把这种不好的情绪写在脸上罢了。

  休息了大概半分钟之后,小兰调整好了呼吸,然后把自己的道服整理好,而同时,小兰不禁感觉到自己的乳头似乎在这个时候有些凸硬起来,她不禁脸上一热,因为没穿内衣就这样做激烈的运动,那粗布的道服必然会和自己那私密的乳头和下体亲密接触,刚才专心训练,小兰还不觉得有什么,此时一旦松懈下来,那种身子敏感的刺激伴随着情欲,就会在小兰的身上展现出来。

  小兰毕竟已经是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正是青春期巅峰的时刻,女人到了这个年龄都会有思春的心理,她还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处女,同时也并不爱自慰,更不可能用手把自己的清白毁去,只是,女人的天性是不变的,小兰在肉体或者精神疲惫的状态下,是难免会不经意间抚摸自己的敏感部位,所以小兰虽然并没有那种太强的性欲,可是有时也会在自己的丰满的胸部或者那下体的性器等敏感部位抚摸。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谁都有这样的经历,但是当然,在人前,小兰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最多是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轻轻抚摸自己那丰满的乳房和阴蒂等部位小小享受一下。

  「啊……」小兰有些害羞地捂着自己那隆起的丰满胸部,接着一双纤纤玉手,竟然不由自主,在自己的胸前和那胯下轻轻地摩擦了几下,迷人的樱桃小嘴里轻轻哼道,「新一……」

  默念着这个自己心里最喜欢的名字,小兰一张秀美的瓜子脸上,登时浮现出了一阵令人觉得心疼的忧愁感,这清纯动人的小美人儿,此时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觉得自己不能这样,还是继续练习的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背后的空手道社的门居然在此时好像打开了,小兰吃了一惊,处于练武者的警惕,此时的她下意识间身体自动回转,登时摆好了迎敌的姿势。

  而此时,在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这个男人带着墨镜和口罩,头上还戴着帽子,看不清长相,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

  「你是谁?」小兰警惕地,看着这个人,她可以断定这个人并不是校工,因为学校里的那个校工小兰认识,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绝对不是这个身材大概一米八多的人物。

  「你问我吗?」那个男人戏虐地看了此时的小兰一眼,说道,「我大概就是属于那种所谓的坏人吧……」他的声音很粗旷,而他说完这句话,男子瞬间快速地扑向了此时只身穿武道服地小兰

  坏人!

  当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身为侦探和律师的女儿,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小兰,立刻就意识到这个人来者不善,从小练武的她明白,对付坏人的方法,就是要用自己的武艺自慰,哦,不,自卫才对!

  此时,早已经将空手道技能练的出神入化的小兰,立刻就一扫笔直的大腿,纯白的轨迹对着这个坏人的脸狠狠地踹了过去,一脚便踢中了这个男人的脸部,而一般人绝对经受不住小兰这一招重击,挨了这一下一般都是要晕过去的,可是这个男人却似乎只是倒退了几步,然后就稳重了身形。

  「不错啊……果然是个泼辣的妹子啊……嘿嘿嘿……」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嘿嘿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你是开玩笑的话,那你就太过分了!」小兰此时依然摆着攻击的姿势说道。

  「怎么?小兰,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我是新一啊!」忽然,那个人的声音一变,变成了一个让此时的小兰无比惊讶的声音!

  「新一?!」小兰难以置信地喊出了这句话,这声音的确是工藤新一,而小兰呆愣之间,一下子周身的防御都瓦解,而就在这一瞬间,男人忽然身子一闪,闪到了小兰的身前说话了,而且声音又变了——

  「小妞,这句话才是开玩笑的……」

  说到这里,男人猛然打出一拳,正中小兰娇嫩的腹部,小兰大叫一声,捂着肚子缓缓后退,这一下其实力道并不是特别大,但是也足以让此时的小兰的战斗力被瓦解掉一部分。

  「而我今天要尝尝你这小妞的鲜儿,却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男人一边说,一边狞笑着缓缓靠近此时的毛利兰。

  的确不是开玩笑的,男人出手的力道不大,但是控力的手段实在是出神入化,小兰只觉得肚子虽然不是很疼,但是周身的气力却减弱不少,可见这个男人是个格斗高手,不然绝对打不出这样精妙的拳法,小兰知道对方大是劲敌,当下她知道自己必须全力以赴,所以在男人靠近她的攻击范围之后,小兰立刻再一次以全力踢出了自己的扫腿,雪白的大腿对着男人的面部狠狠击打过去。

  只是这一次,以往都是战无不胜的腿功,此时被这个男人一把轻轻地抓住了——小兰这一脚刚才因为腹部中招,体力减弱,已经没有第一脚的时候那么威力强大,可是依然不可小觑,但是这个男人却像是很随意一般地就接住了小兰的攻击。

  男人一手在将小兰诱人的纤纤玉足抓住的同时,另一只手则是化为掌式,朝着小兰大腿内侧已经全无防御的私密部位击打过去,可怜空手道美少女的那私密部位,就被男人一掌正中中间。

  「唔……」被打中那最私密部位的小兰叫唤了一声,只觉自己下身不疼,但是却一阵麻痹,接着支撑自己身体的另一只脚登时便失去了力气,浑身上下像是力气都被泄掉了一般,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接着就只觉下身十分的酸麻,让小兰浑身大为颤抖,她此时连惨叫的力气似乎都没了,只能双手捂着自己的下身发抖呻吟,虽然女人的下身并没有男人的鸡巴,可是那胯下的部位对于女人来说,依然是弱点,这是可以肯定的。

  「嘿嘿嘿……」男人嘿嘿笑着,戏虐地看着在自己身下捂着下身,哀鸣不已的迷人少女,男人的眼光之中射出了淫邪的目光,那就是如同一个饥饿的猛兽见到了美味大肉一样,是那样的贪婪、邪恶,他此时淫笑着蹲下身,专注地看着身下的少女挣扎的可怜样子。

  「啊……救命……救命啊……」这个时候的小兰才终于想到了,应该在这个时候逃走和求救,所以小兰此时熱忍着下身的酸麻,挣扎着朝着门口爬起,那翻过身而挺巧的少女大屁股在薄薄的白色武道裤下完全被汗水淋湿,此此时已经透明,可以几乎清晰地看到小兰那丰腴地臀肉。

  可是,小兰还没爬两步,她已经无法逃走了,男人已经将小兰的长发一把抓住,用力一拉,小兰的头立刻无法控制地仰起来,头发上扎着的橡皮筋也在瞬间瞬间断裂,那一头秀发完全散乱开来,男人淫笑着将小兰的身体转了过来,然后拿出一块黑布,一把将小兰的眼睛蒙住,接着自己摘下了口罩和墨镜、帽子,露出了一张英俊而邪恶的脸……

  接着,男人顺手一把解开了小兰的空手道黑带,小兰的武道服立刻两边散开,露出了中间雪白的一片,那两颗圆鼓鼓的少女大乳房的轮廓,便若隐若现,巨大的乳球傲然挺立,就是躺着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因为地心引力的原因而小几分,这么大的乳房,实在很难相信,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女孩子该有的。

  「哈哈哈……你这小美人儿……身上真的好香,你看你这皮肤白的,妈的,竟然没有穿内衣,乳罩都不戴,这一对大奶子,就这样晃着,你一个人在这里裸体练习,真是一个十足的骚货啊……」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到了小兰的衣服里,抓住小兰一颗丰满的乳房,便肆无忌惮地抚摸起来。

  「啊啊……亚美蝶……你放开我……救命……救命啊……」小兰此时的衣服被男人解开,一对没有胸罩束缚的丰满奶子,正被男人肆意地玩弄,小兰屈辱地眼泪已经流下来了,此时只能够忍着身上的痛麻而大声呼救。

  只可惜,此时学校里面的那些校工或者保卫人员,已经被这个男人全部给弄的昏睡过去,此时谁也救不了她……

  而此时的小兰也想过要挣扎,可是刚才被击中下身的那一下,也不知道这个坏人用了什么手法,虽然不疼,可是却让小兰浑身麻痹,而且现在是周身越来越麻,竟然连一丝一毫的力气似乎都无法使出来,除了能大声呼救之外,小兰竟然无法做出应有的抵抗,甚至连拿下脸上的黑布的能力都没有……

  「哈哈哈……小美人叫的好大声啊,可惜没人听到,你叫啊,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是兴奋……」男人兴奋地将小兰的武道服给脱下来,扔到一边,露出少女赤裸粉嫩的上半身,一对丰满的乳房在无束缚和遮掩,就这样展现在男人的面前,两颗乳球当真是像那熟透的大蜜桃一样,不但圆,而且白中带红,两颗白球居中的两颗少女乳头呈粉红色,此时已经轻轻凸起,犹如两颗小葡萄一样。

  「好大的奶子啊……小姑娘,恐怕就是苍老师跟你比起来,那也是不如的吧?」男人边说边低头含住了小兰的左乳房,将那颗丰满的少女大奶子吃进嘴巴,将这空手道美女的乳头尽情地舔吮,左手更是配合自己的嘴而搓揉这可怜少女的另一颗大奶子。

  「啊啊……亚美爹……放开我……啊……救命……」小兰不知道谁是苍老师,更已经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只觉自己那从未被任何男人如此轻薄过的两颗奶子,正似乎被火热的东西捏着和包裹着,小兰虽然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可是却也知道正是这个大色狼在侵犯自己的乳房,她心里万分羞耻,她这清白的身子本来是想要留给心爱的男人工藤新一,可是哪知道会在这里被别的男人玩弄……
  泪水滚滚地从小兰被蒙住的眼睛里流出来,她一边呼救一边心里想到:「新一……新一……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我……」只可惜工藤新一不会来,即便是来了,也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

  而随之而来的更可怕的,却是自己那敏感的胸部被男人这么轻薄,身上可恶的色狼又是亲又是舔又是捏揉,小兰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女孩子,正值青春期的美丽少女,被这样挑逗,虽然心里很痛苦,可是身上的春情终究还是难以阻挡,小兰的身体急速发热,下体股间一阵麻痒的感觉,瞬间令小兰的下身开始逐渐流出淫水,生理需求开始爆发,令此时的小兰的呼吸变得急促,整个人的身子都在随着男人的抚摸亲吻而发抖。

  「哈哈,你这小骚货,现在身上这么热,是不是兴奋起来了啊?」男人这个时候似乎离开了小兰的乳房,而是将头凑到小兰的耳边,低声说着,然后小兰便感觉一阵滑腻传来,男人居然在用他的舌头舔她的耳根。

  「啊……啊啊啊……亚美爹……不能舔……啊……啊……亚美爹……救命……」耳根部位不论是男女都是那样的敏感,当身上的男人舔的时候,小兰虽然口里喊着「亚美爹,可是身体早已经酥成一团,下身的白裤子,中央部位更是一片湿润。

  男人似乎在小兰的下身摸了一把,笑道:「哎呀……好湿啊……你这个小骚货,都这样了,还喊『亚美爹』,心口不一的小妖精……」

  说完,男人已经弯下身子,把那因为黑带解开,而已经彻底松开的武道白裤脱了下来,小兰在黑暗中只觉自己下身一凉,那裤子也被男人给脱掉了,想到自己清白的身体已经被这个男人给看光了,小兰心里就屈辱的要死。

  「哎呀呀……想不到不但乳罩不戴,连内裤都没穿,妈啊,居然还是个白虎啊……」男人脱掉了小兰的裤子,轻轻将这丰满少女的大腿分开,立刻就能看到小兰那柔嫩的私处,此时那洁白的小丘上满是流出来的淫水,粉红的小肉穴绝对的新鲜,而且更诱人的是私处竟然没有一根毛,真真正正的小白虎啊……

  「不能看……那里你不能看……坏蛋……我爸爸是名侦探……他……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小兰被蒙着眼睛,感受到大腿被这个男人分开,自己那最最私密的小白虎穴完全被这个男人看光了,小兰心里就是无比痛苦啊……

  「你爸爸?那个毛利小五郎?就那个糊涂侦探,能把我怎么样?」男人嘿嘿笑着,然后小兰感觉到男人似乎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小兰并不会因此感觉到有多轻松,而接下来小兰听到了脱衣服的声音。

  「你……你想要干什么?」浑身麻软,无法动弹,只能够轻轻扭动身体的赤裸巨乳美女毛利兰,此时惊恐地说道。

  而那个男人却是在自顾自地脱衣服,并且很快脱光了,露出了健美的身体,胯下一根二十多厘米长的巨物,也早就已经翘首以盼,准备开苞了。

  「嘿嘿嘿,毛利小姐,怎么,你没上过生理课吗?」此时的男人笑道,「我现在在脱衣服,你问我想要干什么?你说我想要干什么啊?!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姑娘啊……哈哈哈……」

  「你……你不可以……不可以……呜呜……求求你,放过……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想到了自己有可能被这个男人强奸的小兰,终于在黑暗中发出了绝望的哀求,她轻轻扭摆着身子,想要挣扎起来,可是手脚的力气却似乎都被抽干了一样,令她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啊……

  「哈哈哈……你说不要,我就偏要……女人啊,从来都是这样拒绝男人的……」男人哈哈笑着蹲在地上,分开了小兰洁白的大腿,盯着那诱人的白虎穴看了一阵,笑道:「都已经完全湿润了,看起来进去应该是不难的……」说完,男人将巨大的肉棒顶在了这迷人少女的阴户上……

  「亚美爹……不可以……不可以……新一,快来救我……呜呜呜……」小兰感觉到自己最私密的部位被一根坚硬的东西顶着,在日本性教育普及是非常广泛的,小兰虽然还是处女,可是对男女那方面的事儿已经是非常了解,她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到自己将被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男人强奸了,她心里就绝望不已。

  下一刻,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下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强行插了进去,接着就是一阵几乎要把小兰的身体从中劈开的剧烈疼痛,令此时爹小兰几乎要疼的昏死过去!

  「啊!!!好疼啊!亚美爹!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小兰这个可怜的美少女,此时终于在身上这个禽兽不如的色狼的奸污下,从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变成了一个残花败柳,她的身子疼,但心里更疼,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就不再是一个清白的女人了,小兰心里的痛苦就是无比强烈的,整个人似乎都恨不得死去才好!

  此时二人性器官结合之处,可以看看鲜艳的血液正在从小兰的阴道和此时的男人的鸡巴的结合处流下来,男人异常的兴奋,阴茎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在小兰的阴道内抽插,边干他一边变换着手法搓揉着小兰迷人的大乳房,一边笑道:「哈哈哈……果然还是个处女啊……这样我才真的是赚到了,那个侦探小子也没这个福气吧?好爽啊……你下面真是好紧……我就算今天干你十次,那也是不够的……」

  可怜的小兰,现在除了身子还能扭动几下外,其他任何都动不了,嘴里随着男人疯狂地蹂躏而不断喊叫,屈辱的眼泪伴随着尖叫声不断传来,这个男人似乎完全把初次破瓜的小兰当成了一个肉便器,对着她百般凌辱,下体大开大合,不住以最大的力气奸淫着这个空少道美少女,小兰只觉那从未被人如此蹂躏过的小穴,此时被男人的那个大家伙每干一下都疼得要命,很快的,她甚至连抖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的空手道室內,榻榻米上那罪恶的一幕正在上演,小兰被男人不住地奸淫着,他似乎很喜欢小兰那对大乳房,此时就已低头一面抚摸亲吻那乳房乳头的姿势,开始不住地淫辱,不时地这个男人还去亲吻小兰的嘴唇,将自己的舌头更是插进小兰的口腔,伴随下身奸淫着小兰的小穴的节奏,攻占凌辱着小兰的红唇,把这个美丽女孩儿的初吻也品尝了个遍。

  可怜的小兰现在已经被男人奸淫的全无力气,下身的疼痛感逐渐消失,伴随着小穴的润滑淫水,小兰也尝到了一点男女做爱的快感,可惜此时的她,连呻吟出来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咬牙闭眼,默默地承受着男人的冲刺,心里只希望这场噩梦快点结束。

  也不知道这场奸淫持续了多久,在小兰看来,恐怕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吧?男人终于满足地捏着她的大乳房抖动了几下之后,射了精,然后男人才心满意足地从她身上爬起来。

  此时可怜的小兰的白虎穴都被这个男人干的红肿了,乳房也无力地两边散开,下身是血迹、淫水和精液的混合,肮脏的不行。

  而小兰自己则是已经气息奄奄,浑身颤抖,被奸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很不错啊……哈哈……今晚真爽啊……」男人心满意足地说着,然后小兰感觉到,脸上的黑布被拿下来了。

  登时,小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登时露出了无比惊讶之色。

  「看起来毛利同学认出我了?那我们可以玩儿个更刺激的游戏……」男人轻蔑地笑了笑,然后走到一旁,打开小兰的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手机,然后对着小兰晃了晃,说道,「这是你的电话吧?让我找找看……」

  说到这里,男人打开手机,翻找着通讯录,很快找到了合适的电话。

  「嗯……这是你妈妈的手机吧?我给她打过去啊……」男人笑着对着小兰说完,就按响了那个电话的按键,而小兰听到「妈妈」这个词语,登时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想要挣扎起来,可是却怎么也没力气。

  很快的,电话接通了,男人说话了,不过他的声音却变成了女人的声音,而且就是小兰本人。

  「喂,妈妈吗?我是小兰啊……是这样的……我今天在学校练习空手道……对,又有比赛了……只是我现在有点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你能不能马上到学校里来一趟……恩……对,很重要的事情……你会马上过来吗?那真的是太好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男人走到了此时一脸惊恐,不住挣扎的小兰身边,笑道:「你刚才中了我的去力掌,如今手脚无力,而且下身红肿的厉害,一会儿可没法子继续玩儿……我现在帮你下面敷药,在给你吃点仙豆,仙豆你不知道吧?是七龙珠里的,不过这个世界没有七龙珠,我也不给你解释了,吃点仙豆,敷点药,你就会生龙活虎,不过为了让你配合一点,我得先帮你绑起来啊……哈哈哈……」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