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张萌的婚礼】(终章)【作者:691356032aa】
【张萌的婚礼】(终章)【作者:691356032aa】
字数:49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终章 完堕的新娘

  张萌在双性人的凌辱之下,最后在粪堆和尿液中高潮的昏死过去,在昏迷中,张萌做了一个似真似幻的梦,梦中的她和一个男人缠绵着,放纵着,等她想仔细看清那个男人脸的时候,一道强烈的光闪出,她从梦中苏醒,意识慢慢恢复,她发现她自己穿着洁白的婚纱被伴娘搀扶着站在礼堂门口,礼堂正中有一个穿着黑色牧师服的牧师拿着圣经站在十字架前,牧师的旁边站着一个帅气的西装男,面露微笑的看着她。

  「是他,我的老公,终于到了,我可以结婚了」欣喜不已的张萌心急火燎的想要走过去,左脚刚迈过一步,礼堂突然响起牧师的声音「贱货张萌,今日上帝赐福于你,你要接受在座人的祝福,第一个祝福,脏袜入骚逼」。

  张萌吓了一跳收回了自己的左脚,这是什么祝福什么脏袜入骚逼,众目睽睽的,而且自己的未婚夫还在上面站着,胡思乱想间张萌看见在座的人全部脱下了自己的鞋子,一时间脚臭味充满整个礼堂,身旁的伴娘都忍不住直摇头做欲呕吐状。

  但是张萌却身子抖个不停,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这个祝福,张萌竟然兴奋起来,乳头也挺得把婚纱撑得更透明了,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黑色巨大的乳晕,张萌嗔怪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奇怪,难道是之前的调教已经让身体完全奴化了?
  凭着唯一剩下的意识看向自己的未婚夫,做求救状,但令张萌想不到的是她心爱的未婚夫见她想自己求饶,竟然开口说「听牧师的话,接受祝福」。

  虽然吃惊不小,但是更多的欣喜,这是为什么了?连老公都可以接受如此下贱的自己,既然老公都可以接受我为什么不能去做了?

  随着自己身体的意识去做呢?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张萌一扭一扭的脱下自己的蕾丝内裤,并把它用左手中指挑在所有人面前,一脸淫笑的转了转内裤,右手中指指了指自己的骚逼,然后不出意料的把内裤塞进自己的骚逼里,全部塞进去的瞬间张萌也在大家的视奸之下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高潮。

  双眼眯缝着,左手猛搓自己的阴蒂,尽情享受着,高潮还未全部过去,张萌就跪伏在了地上,朝着自己身前第一个祝福者爬去,在淫液浸湿自己内裤后喷出体外的一刻,张萌整个身子向前一倾,顺势倒了下去,这一倒刚好倒在了第一个人的脚上,右脸贴在那个人右脚的脚背上,刚一贴上一股让人呕吐的脚臭味扑面而来。

  张萌也是没忍住干呕了几下,但是没几下,张萌就一脸献媚的抬头看着那个人,那个是个男的,30多岁,文绉绉的看起来是个知识分子还带着个金丝眼镜,一脸厌恶的看着张萌。

  张萌娇笑一声,张嘴咬住了那个人的袜沿,一点一点的用嘴帮那个人脱下袜子,握在自己的手上,又如法炮制的脱下了另一只袜子,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塞进自己的嘴里,一副享受美味的样子,仔细的咀嚼着,吮吸着,然后非常满足的长舒一口气,将被自己口水濡湿的袜子塞进自己的小穴里。

  随后又趴在地上像条母狗一样爬到另一个人的旁边,那个人是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一身的膘,额头上一层一层紧密的汗线,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美妇,而且这名美妇正在用嘴脱自己的袜子,一紧张全身都在冒汗,特别是脚心,汗出的特别多。

  张萌也发现这个人很虚,脚湿的不行,袜子酸臭十足,就像泡了好几年的酸菜,但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喜欢而且是非常兴奋,张萌脱下那个人的袜子,握在手中,这时她不忙着去品尝手中的美食,而是在所有人的惊呼中。

  双手捧起了那个人的脚,从脚趾开始一点一点的舔下去,舌尖轻轻的碰在左脚的大拇指上,一股又黏又咸的液体沾到了舌头上然后传到了味蕾到达了大脑,张萌整个人呆了几秒钟,脸部开始变得更加的淫邪,突然大叫一声「受不了了」。
  猛地张嘴,将那个人的五根脚趾全部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仔细吮吸「吸溜吸溜,啧啧啧」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场的人们无不被张萌的表演所惊艳,然后是脚心脚底,张萌伸出自己的舌头认认真真的全部舔了一遍,左脚舔完换右脚,全部舔过后,又将手中的袜子放进自己的嘴里仔细品尝后塞进自己的骚逼里。

  此后的数个小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享受了张萌的特殊脚底按摩,舔完最后一个人的脚底后,张萌的骚逼已经被脏臭的袜子塞得满的不能再慢了,甚至有两三只不同颜色的袜子露出半个来在她的阴户上随着张萌一步一步左右晃荡。

  终于来到心仪的人旁边还未开口牧师却横在中间「请淫妇张萌接受第二个祝福,在在场十位女性的屎中寻找结婚戒指」张萌听了故作惊讶状,但那份惊喜已经从脸上显露出来,甚至娇滴滴的问道「在哪了,快开始吧」。

  牧师哈哈大笑一声转身喊了一句「上来吧」话音刚落十位异国风情浓妆艳抹的女人走到了张萌的眼前,仔细一看,全部是欧美的那种身材高大,碧眼金发的美女,她们突然一起转身并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半弯着腰,把自己的隐私部位展现给张萌和观众面前。

  「她们有一个人肠道里有戒指,她们每个人都已经一天没有大便了,都在等你」牧师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呢,辛苦各位姐姐了,我现在就替各位清理」张萌着急的说,说完,就从左边第一个身材适中的美女开始毒龙钻,张萌整张脸陷进了那个美女的屁股缝中,舌头笔直的插进美女的菊花里,四处搅动,并不时来回抽插,在张萌不懈的努力下,美女娇嗔一声「啊OUT啊」噗的一个臭屁喷了张萌一脸。

  张萌明白这是前兆,不顾恶臭,赶忙抽出舌头大张着嘴堵住那个美女的菊花,只见张萌堵住菊花的欧美美女一脸得到释放的尽情排泄者,而她的XX桶竟然是我们今天美艳的新娘张萌,张萌大张着嘴不敢下咽也不敢吐出来怕戒指被吞下去或者掉了,只能承接着美女的大便,美女尽情释放了五分钟。

  然后起身离开了张萌的嘴,并用张萌的乳头擦干净了自己的菊花,然后心满意足的看着张萌嘴里满满的粪便,这个下贱的中国女人,一点一点的咀嚼着将自己的大便全部碾碎,吮吸,搅拌,持续了将近十分钟,而且还全部吞了下去。
  「这个没有」张萌略显失望的说道,但随后她又估计重施的对接下来的几位施展自己的下贱淫术,在吃到第六个美女的粪便时,在她仔细碾碎的时候,张萌找到了戒指,但是张萌眼中却闪过一丝诡异的光,她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将戒指吐在自己的手里紧紧的握住。

  但这一切瞒过了台下观众却瞒不过盯着她的美女,美女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当然知道她要做什么,她要吃完剩下四个人的屎,在张萌向第七位美女进发的时候第六位美女轻轻说了句「UNBLIEVIBLE」张萌一脸享受的吃着剩下四个美女的屎在咽下最后一个美女的大便后,她故作惊喜的站起来向所有人展示她手中的戒指。

  在所有人的嫌恶下,张萌走向自己的未婚夫,「亲爱的,祝福我都完成了,我们完成仪式吧」说着大张着双臂想要拥抱男子,但是男子却突然向后走了一步,牵出一匹红色鬃毛的烈XX来「谁说我是你的未婚夫,这匹XX才是,他叫张烈,我是伴郎」。

  张萌呆住了,整个人固定在了礼堂上「对啊,我这个淫兽,畜生,贱货怎么配和人结婚了」想起从家里出发一路上的种种,都已经完全把自己最淫贱的方方面面展现了出来,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时起都认为自己是头不折不扣的畜生,为了淫贱和性虐而活。

  想通的张萌并不停止自己的动作,她转了个方向冲向那匹大XX,抱住了XX的脖子并嘴对嘴的舌吻起来,在万众瞩目下和牧师的祝福下自己给自己带上了戒指,「现在请种XX先生完成最后的仪式,飞奔的洞房」。

  此话一出,满座狐疑,张萌也是不知所措,只见牧师和那位伴郎,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两根尼龙绳,把张萌背部朝下,绑在了XX肚子上,种XX那根超巨大的阳具这时候才被大家看见,几乎和张萌丰满的小腿一般粗细,和张萌的长腿一般长,张萌此刻也是刚刚看见,在牧师和伴郎的一顿折腾下,张萌被死死的绑在XX肚子上,双脚双手抱住XX肚子,而自己的阴户刚好被勃起的XX阳具顶住。
  XX儿为了给张萌腾位置,特地整个身子向下弓着,刚好使张萌可以完美的钳合在自己的身下,巨大的阳具抵在阴户上,就这样张萌都刺激的喷尿,她已经想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全部绑好后,牧师和伴郎起身走开,XX儿见两人走开,便站立起来。

  随着XX儿身体的直立,巨大的阳具也一寸一寸的挤进了张萌的阴道,在张萌淫液的润滑下,进入还算顺利,但是如此长的阳具怎么可能完全进去了,照常理应该卡在某个位置,但是种XX的力气极大,所以并没有阻碍,种XX根本没有阻碍的直立起来,那根与张萌大腿长短小腿粗细的巨大阳具也整根没入了张萌的骚逼里。

  再看张萌,此时的张萌头颅无力的向下垂着,双目早已反白,舌头外出,搭在左边的嘴角,整张嘴里充满了白沫,不停地从嘴里溢出,脸部也是扭曲到了极限,自己的四肢紧紧的裹住种XX的肚子,全身不时的颤动告诉人们她还活着,牧师好奇的看着下面,张萌的骚逼被撑到了极限,如水桶般大小,上面的肉皮几近透明。

  从种XX阳具的根部向上摸去,直道张萌被挤得变形的巨大乳房下方才到头,牧师轻叹一声「真是个贱货,这是倒胃了,还是第一次见,子宫都被顶到这了还没坏,嘿嘿」淫笑下,牧师牵着种XX向礼堂门口走去,种XX后臀两只腿一前一后的行走,带动了它巨大阳具的抽插,抽出来一半又插回去,速度缓慢却让昏死过去的张萌醒了过来,不知是太爽了还是太疼了。

  导致精神崩溃的乱喊「我是一匹母XX,发春的母XX,亲爱的种XX老公,干死我把,我今天是你的人,以后我也是你的老婆了」到了门口,牧师俯下身子对张萌说「最后一个仪式了」说罢起身卖力的双手拍向种XX的臀部,啪啪两声巨响,种XX受惊的后腿登起来,前肢拔起来一副如人站立起来的样子,巨大阳具也因此整根拔了出来,龟头顶在张萌的骚逼门口。

  张萌瞬间感觉整个身子被掏空一般,但仅仅一秒后,种XX前肢猛地着地,后肢发力巨大的阳具一瞬间碰的一声全根插入,顶的张萌XX上昏死过去,而且小便失禁的把热尿尿了XX阳具的根部,自己也被顶的呕吐不止,把刚才吃的大便一点一点的吐出来,种XX一跃飞奔在小岛中间的平地上四处奔跑,巨大的阳具也是随着运动,而疯狂的抽插,每一次都几乎全根拔出又在下一秒整根没入,张萌又疼又爽,疼的双目失身,口吐粪便爽的小便失禁,全身颤抖。

  这匹种XX,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野性和兽欲,可怜的张萌在它的胯下尽情交欢,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在日落西山时,种XX突然停住抬头嘶吼,张萌也在那一瞬间被撞的清醒过来,但随后一股滚烫的精液从种XX的XX眼喷涌而出,尽情喷洒在张萌的身体内部,白色的精液充满了张萌阴道每一个角落,甚至溢满出来,在自己的阴户处形成一个小喷泉,张萌被滚烫的精液冲击的不停地哀嚎和淫叫,最后无力的垂着脑袋。

  一切都结束了把,但是为什么没人放我下去,老公的阳具怎么还那么硬,种XX塔塔的走了几步,又开始奔跑起来,此时的张萌才算明白「洞房花烛夜,时间还很漫长了」除了放下心思去配合新婚丈夫也别无他法了也不管这个畜生能不能听懂「好老公,你真猛,真能草,小贱人要被你玩死了,草死了,你的几把真长真大,喜欢死了,要去了又要去了啊」整整一夜。

  张萌被操的死去活来,淫叫哀嚎不断,这匹种XX也是射了8次,每一次都是如喷泉一般从XX眼喷出,再从张萌的骚逼口流出,而且是边跑边射,翌日清晨,张萌被从XX肚子上放下来,此时再看张萌,早就已经不知道昏死了多久,见她脸部极其淫媚,杏眼双弯,两目翻白,小嘴微张,嘴角有着白沫,四肢无力。
  再看小腹,早已鼓胀如十个月的孕妇,而她下面的骚逼则如同水桶般大小的口子无法合上,汩汩的精液奔流不息,和瀑布一般,流了四五分钟,肚子鼓胀如五六月孕妇,但精液已经不流了。

  大家心想怕是精液多数卡在了子宫里,于是大家抬起自己的脚对准张萌的肚子就是一顿狠踹,一脚就是一道精液喷泉从张萌骚逼内部喷出,同时张萌也被踹醒,尽情享受大家的性虐,肚子被踹的消了下去,张萌也被踢得大便失禁,牧师抓着张萌的头发拽起张萌指着岛屿的另一端说「那里有个牧场,那是张烈的家也是你的家。

  那里有张烈的XX儿家族,还有各种各样的XXX,XXXXX什么的,他们懂得分享,特别是你这种泄欲工具,这是春天雄性XX的发情期,只有你一个雌性XX,你要好好服侍他们知道吗?要雨露均沾!「

  说罢便哈哈大笑的离开了。留下张萌一个人在种XX巨大阳具的余威下喷着淫液,大小便失禁,傻傻的看着牧师指的地方瑟瑟发抖。最后双眼一翻小腿一登昏死了过去。

  至此张萌淫乱的婚礼结束了。接下来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张萌这个贱货还有什么花样要玩了,敬请期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